呆毛能量

此生无悔入贾尼!

复联大厦留言板(短)


众所周知,复联大厦这种以Jarvis为中心,贯彻Friday、Vision为两个基本点的建筑物,定是到处都是高科技,各种帮助懒人们(x,复仇者们的富农生活。而作为地主阶级的Tony·这座大厦跟我姓·Stark更是几乎舍弃了笔纸。

“反正需要我记的都推给Jarvis就对了。”——来自Jarvis系统音频记事本

但唯独有一处“拉低了整座大厦的科技水平”——Dr.Banner的笔记本,对,纸质的。



这本笔记本本来只是Banner用来记录自己日程,以防哪天hulk出来自己记忆又断片,但自从有一次老冰棍1号误以为这本放在客厅的笔记本是留言条,写了句:

“My Bucky:

今天我要晚些回来,冰箱里放了新买的李子,趁新鲜吃。”

同时,老冰棍2号在下面回复“爱你❤”之后,这本笔记本再也没有回到他最初的用途……



Dear brother:

今天我要晚些回来,冰箱里放了新买的布丁,趁新鲜吃。

Re01:蠢锤子给你三秒钟从阿斯加德滚回来,不然不是捅肾能解决的事了!!

Re02:哟吼,今儿Thor又日常犯事儿了?

Re03:吃你小甜饼,安静看戏。

Re04:Loki,记得多捅一刀,这个句式我还以为是Steve又给我留好吃的了呢(눈_눈)

Re05:Bucky,你想吃我随时会买给你。另外,Thor,language。别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Re06:啧啧啧,我记得language不是这么用的啊,队长你个双标狗。

Re07:统一回复:已捅。



My love Wanda:

如果你看到了这个留言,请快回到你的房间,我已经重新买了盒巧克力,请不要生气了。

Re01:所以厨房那坨黑色不明物质是你整出来的?!

Re02:Sir,我已经叫dummy去收拾了。另外Friday那边希望转达一下公司会议已经开始了。

Re03:vision我跟你说,你再继续尝试这个,今年要和我过一样的双十一购物节了。

Re04:紫皮的!你对我姐干了什么!

Re05:刚问了我X爸,虽然他说你是出于好心,但如果你再给我姐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让我爸把你倒挂在金门大桥上!

Re06:刚我姐说她没有生气,只是突然被寡姐叫去试了件衣服,但你的厨艺真有待提高。

Re07:感觉上面不见其人,只看到字就这么一条条浮现了。还有Nat那件衣服买长了,红妹你穿挺适合。

Re08:Jar,我不想去开会,随便给我找个理由。

Re09:已经让Friday去办了。

Re10:不想吐槽故意用拖时间的方式提醒人开会,不想吐槽自己的笔记本竟然没让自己用过。



NaaaaatQAQ:

我真的不是有意提衣服长短的!看在我已经被脑了跳一个小时的天鹅湖的份上,这次饶了我吧!Nat你在我心中是最完美无瑕的!一切都是刚刚好!

Re01:被脑?

Re02:蠢锤子

Re03:是隔壁Charles。Wanda看Nat看到上面留言时脸色不好,就叫来Peter去让X教授脑了肥啾。

Re04:楼上,别以为你换了一种口气我就不知道你是Loki(눈_눈)

Re05:喜闻乐见,他是故意的

Re06:喜闻乐见,他是故意的

Re07:喜闻乐见,他是故意的

Re08:闭嘴!我记住你们了!NatQAQ

Re09:行了,回屋。PS:Wanda,那件衣服真的适合你,留着。

Re10:谢谢寡姐(*^▽^*)


估计……END



我觉得不能再黑幻视宝宝的厨艺了,他还是个孩子啊。

另外,寡姐160红妹168,数据源于百度(身高它……它就这么出现在了我的脑洞里,寡姐饶命!)

再另外,谁是谁应该能看出来吧?


听说Tony Stark想养只兔子



*写作Clint八卦,读作520秀恩爱

*日常ooc





“听说Tony想养只兔子?”

复仇者里头号八卦小能手Clint在接到小道消息后,立马钻进了厨房,打断了正在尝试给Wanda做小甜饼的Vision。

“我想是的,Mr.Barton。”

“那个小矮子竟然想养这么少女的宠物,这是春天到了春心荡漾了?”

“Mr.Stark自从上次被Miss.Potts要求参加了一场宠物秀来挽救公司形象后,就被其中一只垂耳兔吸引了。回来就跟Jarvis说要养只兔子。”

“哦哦哦,那Jarvis怎么说,竟然没让小矮子养成?”

“这个为什么不去问问Jarvis本人呢?我只是个旁观者,并不了解全过程。”

“额嗯,直接问Jarvis还不如去问Tony……Vision,你想做的是什么?”Clint看到Vision手里捧着一团像面糊的黑色物质,其中正在股顺着手指缝往下流。这个场景有点似曾相识,啊对,一次外星人入侵时,被Thor一个雷劈熟了,血肉炸开的场景正好被视力顶级的Clint目睹,导致三天没胃口吃小甜饼的记忆再次被唤醒。Clint表示他的胃又有点受不住。

“我按照搜索到的小甜饼制作教程,试着给Wanda做做看。”

“那怎么是黑色的?”

“Wanda喜欢吃黑巧克力,我又把黑巧克力融进去了。”

你好厉害啊!都能研究新菜谱了啊!Wanda看到后没把你往墙里使劲怼已经是真爱了,我跟你说。

“那什么Vision,相信我,这个东西立马收拾了,特别是别让小矮子又看到你进了厨房还折腾出这么个玩意儿。要是想讨Wanda欢心,第三大道的56号店有个手工巧克力店,直接带她去,让她自己挑,肯定还你个热情的kiss。”

“虽然有点不甘心不能自己做,但是Barton前辈说的话,我想我现在就去吧。谢谢你的建议。”

前辈?哦,这个大厦除了自己和Nat是男女关系外,其他全是男男关系这件事,他都快忘了。

“不不不,不客气,这些快点收拾了,可别再倒进水池里堵了下水道。”



好吧,这个不行,找法师去。

“Loki,你听说小矮子想要养只兔子了吗?”

Clint七拐八拐总算找到了从来不会踏进的图书室的门,果然一身常服的Loki正看着书品着茶。

“哦?小矮子竟然想养这么和他不相称的宠物。”被打扰了看书的Loki一听是个八卦消息,立马打消了今天一早起来的坏脾气,茶杯一撂,一副八卦满满的样子。

“之前跟Vision确认了,但他着急找Wanda约会,没跟我详说。”

“让我猜猜,你过来找我就是想偷看小矮子到底怎么求他家管家养兔子的对不对?”

“不愧是Loki一猜就准!”

“那么跟我交易,帮我做一件事。”

“啥事?”

“回头把蠢锤子关到你们对hulk用的那个房间里,一晚上不准出来。”

“怎么?Thor又犯什么蠢了?”

“哦,除了他一大早上发神经把冰箱里所有布丁换成了鸡腿,还说要带我去剪个空气刘海遮发际线之外,没什么大事情。顺便,他把桌子上的甜饼也换成了鸡腿。”

“Loki,我觉得还是关一礼拜吧。”

“成交!”

恶作剧之神就是办事效率高,成交一出口,眼前直接跳出Tony两天前缠着Jarvis养兔子的情景。





“Jarrrrr,养只兔子吧!你看上次我们去宠物秀遇到的那些兔子,多么听话惹人爱。”

“sir,惹人爱这个词我觉得用在您身上更符合。”Jarvis不动声色地把Tony手中的咖啡拿走,换上了刚泡好的牛奶,意有所指地又补充道,“而且他其实很不听话,让周围人操心。”

“Hey Jar!你这是在说我不听话吗?哦,是爸爸我惯坏你了。”

“sir,如果您坚称爸爸这个称号的话,今晚就玩年下吧,我会配合您喊的。”

“停!不需要年下,更不需要牛奶,看在我今天在快中午时才起来的份上,不应该再重新泡一杯咖啡,然后让我在实验室里好好完成落下的进度嘛?”

“sir,您想在实验室里也可以,鉴于您的低调与不爱折腾。”

“mute!!!我现在就去睡觉!”

回答他的是一片蓝色浮空显示屏。



“额嗯,所以这就是昨天Tony下午才起床的原因?”不想看后续的Clint打断了同样不想看后续的Loki的魔法。

“这就是你们说的不想让他作妖,就想办法让他想不起作妖?”

“Loki,你好像很有经验。”

“闭嘴,还想不想看后续了?”

“想想想,您继续Loki大神。”



一个虚晃画面到了昨天傍晚紧急出任务前的画面。

“sir,您已经在电视前看了很久的动画了。闭目养神一会儿,我可以给您头部按摩。”

没有拒绝管家的请求,直接倒在身上抻起了懒腰。“Jar,你看女主角的头发,想不想之前看到的垂耳兔?”

“sir,您也知道动画里都叫她‘肉丸头’。”

“……你看那个粉头发的,头发更想竖起来的兔耳朵。”

“没有粉色的兔子,sir。”

“……”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到了什么?那个嘴炮竟然被压制了?!”

“嘘,还有后续。”





傍晚出任务。

“sir,战甲也准备完毕,随时出发。”

“好的,Jar这次带上新设计的tinyMark一起出任务。”

“Yes,sir.这就穿战甲。”

“Moon Crisis Make Up!”



“What the fuck??????”



“代表月亮消灭你们!”



啪!这是Loki紧急熄掉魔法的声音。





小小小矮子竟然用这种方式求兔子?是老子的鹰眼坏了还是耳朵被吓聋了??

Clint和Loki调整了下被震惊夺走的表情管理,难得的达到一致意见:去他喵的养兔子,这个消息就是目前八卦之首!!!



“Heyheyhey,你们听说了吗?Tony为了养兔子而做的蠢事!”

“啥?”

一路兴奋小跑而来的Clint和紧跟其后的Loki在到了客厅后,出现的是这样一幅场景。

偌大的沙发上,队长和Bucky紧坐着,Bucky正张着嘴而眼睛因为听到声音而看向跑来的两人,队长则是手里叉着切好的李子派,准备喂给Bucky。

啊!老子的鹰眼短短两分钟内被辣瞎了两次!

“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我要去洗洗眼睛!”

“哎?Barton这是怎么了?说话都不带换气的。”

“小胖子,你就这么懒下去好了,以后拍照都容不下你的脸。”

“Loki!这是Steve特意做的李子派,第一口当然要饱含爱意吃下去!”

“Bucky,不只是第一口,这所有都是爱意的表现。”

“Steve”“Bucky”



呵呵呵,突然想把他们俩都变成兔子给小矮子养怎么办?



Clint一路逃亡回到一开始的厨房,想在冰箱里找点甜点安慰下自己崩溃的心情。

毫不意外,Tony和他没羞没臊的管家果然在厨房里亲亲我我。

“sir,您可答应我的,要养兔子,就要每天喝一杯蔬菜汁,而且不能连续熬夜。”这么说着,Jarvis手里正在的蛋糕却在一点点成型。

“Jar第二条我尽量,但第一条能不能换成草莓汁啊!”

“sir,这不存在尽量,而且蔬菜汁本身就是为了防止您摄入过多甜食。”

“Jarrrrr你最好了,就换换呗!那蔬菜汁我可受够了!”Tony把他毛绒绒的头发在自家管家背上使劲蹭,手直接环在了191管家的腰上。

看这主仆俩的互动,Clint感觉那蛋糕不会用来吃了。


被刺激到伤心的Clint走在了回自己房间的路上。

为什么正巧这时候Nat出任务啊啊啊啊,本想捞点八卦听就这么度过520,怎么最后还是被闪得眼睛睁不开,以后变成鹰瞎眼了你们要负责啊!

走着经过Loki房间,想着给他一个同感的慰问,结果走到门口听到这段对话:

“迪迪迪迪,你听我解释啊,我是听说单吃甜食特别是布丁对身体很不好,偶尔也是要吃一些肉类,想着你肯定不想变胖,才找了鸡肉给你吃啊!”

“行了,就你那脑子我也不指望你能找出什么好理由。”

“不是理由,是真情实意。”

“那你所谓的空气刘海?”

“这个是真误会啊,迪迪QAQ我问理发师什么发型更遮发际线,他说是空气刘海。我真不知道那是给女生用的法子啊!”

“所以你还是很关注我的发际线啊,谢谢哥哥这么关心弟弟啊!”

“不不不,迪迪,你别生气,腰子以后随你捅,今天我想好好给你过520啊!”

“Thor!!!”



好吧好吧,连Loki都在过节了。自己等下还是找猎鹰喝一杯听他发牢骚去好了。说来猎鹰呢?



回到房间,Clint随手拉开了房间的小冰箱,一个简单包装的巧克力盒子映入眼里,属于Nat的字贴在上面:

“Clint,明天一起过521。”

Naaaaaat!唔嘛!





你说兔子?有那个管家在总会有办法的。

猎鹰?据说昨天跳窗紧急出任务去了,说是没个两天回不来。

所以,Tony Stark到底是A还是O?



*校园背景
*ooc属于我

A派:Steve、Loki、Vision、Wanda

O派:Bucky、Thor、Nat、Clint


最近,Avenger高中的论坛炸了。一篇名为《Tony Stark到底是A还是O?》的帖子被顶到了最火热帖子的榜首,而且悬挂三天都没下来。这也意味着这个问题已经经历了三天的考验,却仍未有结果。

恩?为什么?

“你傻啊,因为Strak他还没分化啊!”一个来自低年段萌新的回答。

“你才傻啊!Stark他就算分化了也乐意弄出这么一场热闹,所以到底哪一派赢了才是重点啊。”一个来自高年段老油条的回答。

于是帖子出现的第四天,校园内战开始了。


作为A派的代表Steve表示,Tony作为一个比自己低一届的学弟,向来不把他这个学生会长放在眼里,刚进学校就和他叫板嘴炮。

重点他还是输的那一方,试问有哪个Omega敢在刚分化成alpha的毛头,哦不,年轻小子面前提出扳手腕决胜负的?
O派代表Bucky举手表示反对:“我们O派不同意对方观点。一个没分化出性别的Omega,怎么会怕和alpha比力气,再说你当时你输在了Tony的作弊机器上,哪个A会用机器作弊比力气,简直丢脸。”

“Bucky。”

“Steve我没说你丢脸。”

“不是,我是说language。”

“怎么?很文明啊。别小看我们O派的发言水准啊。”

“就是这个欧……派,就算你是Omega,这么说也会误导组里的小朋友你的胸……”

“Shut up!”一股子带着“秀恩爱请出门往左滚”味道的信息素在Nat周围炸开,惹得离她最近的Clint忍不住脚软。

天啊,Nat的味道怎么就这么好闻,怎么办?心潮澎湃啊,好想再闻闻。

Clint心里这么说着,实际更是造@成“人 人 人人 人 人 从”。

O众:呵,Alpha。


好吧,平手。请O派代表Nat上阵。

“Tony平时最喜欢背着他家管家偷吃、偷藏甜食,看他视甜食如命的样子,他信息素八九不离十,都是甜甜圈味儿的。试问在座的各位alpha,谁会一天到晚找甜食吃?!”

“Nat说得对,Tony那个混球儿老趁我不注意,偷走我好不容易藏起来的小甜……饼……不不不,Nat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偷吃,我只是藏起来屯着,偶尔画饼充饥啊!”

“好啊,既然你就是不想管自己又肥了一圈的肚子,那以后你就真的‘画’饼充饥吧!”

“Naaaaaat!QAQ”

“哼,谁说alpha不吃甜食,对面那个傻锤子就是有一次吃光了一箱的喜之郎果肉果冻,外加一箱的CICI果冻,这不就是你们劣等alpha的最爱吗?”

“迪迪,那次不是你逼着我吃光那么多,好赢那次特等奖的布丁果冻混合大礼包吗?”

“蠢货闭嘴!”

“嘤QAQ”

A众:呵,Omega。


好吧,事实压不过邪神,就好像A拗不过O一样。

懂了,直接请vision上场吧。

“Mr.Stark是学识广博,兴趣丰富,又幽默风趣,能在各种场合应付自如,是个很有个人魅力的人。特别是在宴会上,一出现就能成为宴会的焦点,掳获emmm……全场芳心。”

“Vision的意思是Tony一出场就是魅力无限,引来无数Omega的关注,恨不得立马扒了衣服躺床上。”Wanda一记直球直接破了Vision的“起了拐弯球儿”。
“Wanda,女孩子而且还是Omega别这么粗鲁。”

“行了,看看我们这个辩论队组合都知道,这里节操是不存在的。”

“嗯,Wanda我听你的。”

emmm奇怪的AO组合,众人已不想吐槽。反正说得对。




“但是紫薯,你那描述的场景里,明明更多的是alpha吧?看到小矮子那骚气全开的模样,你是不知道有多少蠢蠢欲动的alpha想扑上去。”

“对方辩友说得对……不对啊,Loki你不是A派的吗?!”

“我就是不想和蠢锤子一组,又没说不支持他是O。”

“行行行。您说什么都对。”

得,叛徒一个。



“那么Steve,你是不希望和我一组才去了A派吗?”Bucky牌猫猫眼。

“不不不,怎么会,我只是……”

“那么你就是讨厌我的O派,今晚你就别……”

“Bucky,我觉得Tony Stark就是个十足的O!”

得,倒戈一个。



好了,现在两组变成4眼对12眼了。



“不好意思打扰下各位。”一个正统的英式口音在头上响起,哦,是头上的喇叭里响起。“我想请我的弟弟Vision来趟理科实验室,就‘宴会焦点’这个问题再深入的讨论一下。哦还有,Sir想让我转达一下,我们都对大家的AO辩论赛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参与其中。”

“Vision保重!”x12,并甩给对方12盏车尾灯。


溜了溜了,Tony就算了,他家Jarvis要是来了,这月的美好日子就别想了。



“亲爱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Vision:嘤QAQ





实验室。
金发管家关掉麦克风,转头看着还在与一块电路板作斗争的Tony。蓝色的虚拟显示屏半包围在Tony身边,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在抱着自家sir的错觉,而实际他也这么做了。sir软软的发顶让他忍不住又用下巴蹭了蹭。
“嘿Jar,你这样我没法把板子装上去了!”

“sir,你已经四天没有好好睡觉了,后面的我来装,你先睡觉去。”

“可我还很精神啊,关在这里四天,都不知道那帮家伙在干什么。我得快点做好然后再找他们好好开个趴!”

“请您放心,您一醒来我这里就做好了。您还没觉醒,体力是赶不上alpha的我的。听话,去睡觉。”

“好好好,现在就去。”多年经验告诉Tony,听到Jar说您的时候,一定要立马去做,不然后果……噫,想想都鸡皮疙瘩。
“那么,我要晚安的亲亲。”Jarvis低头看到一双水汪汪让人想犯罪的蜜糖色眼睛,不自觉地松开了刚刚还皱着的看起来像隐形的眉毛,又一次抱紧了怀里的人。

“For you sir,always.”




门外的Vision:谁能告诉我这门是敲还是不敲?



接手sir的工作的Jarvis :在我常年培养,不,陪伴之下,sir当然一定是个Omega。就算不是,也会是个有 Omega性福的人,所以不用操心了各位。


End

【微胧松】地缚灵

*warning 无文笔 一个来自高考之后就没写过作文的眼神(ಥ_ಥ)

*很想写写故事

*开头有私设

 

 

01

“这里是……”

胧站在不算开阔但视野也不错的树林旁边,不远处是一株樱花树,不是开花季节所以显得没什么生机。再远一点就是崖边,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可以看到整个太阳懒懒地挂在悬崖边发出暖色的光,看得出这里是某座山边了。

胧望着崖边,回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记得之前还是在跟松阳的弟子高杉打斗,怎么突然到了……

“胧,你就在我们这些弟子旁边吧,老师那里樱花还没开,我们松阳弟子就要守护到樱花真正灿烂的时候。”

“嗯?”听到身后传来算是熟悉的男声,胧转过身去才看到刚刚还在打斗的男人,正站在一个插在土里的手杖的前面,身上还带着明显是自己砍的刀伤。奇怪,他怎么一副毫无杀气的样子,还有他跟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向旁边一撇,那另外三把插在土里的刀,让胧明了了情况。

这样啊,已经结束了,自己想要传达的信息也已经传达,还被认可了大师兄的身份,很好,就这样结束长久的时间也不错,而且在最后还达到了最初所愿,自己也能安心地离……

不,不对。松阳留下的那四个弟子,紧靠这普通肉体,肯定无法活着赢过虚。他忠心于救了年幼自己的松阳,也明白虚的心境,只要是他,自己肯定侍奉到底。

但他更明白虚,或者说松阳,留下这4个弟子在地球上的用意,可是单薄的地球人类的身体,去挑战不死的虚,简直可以说是以卵击石。

他想向已经转身走远的高杉传达担忧,但又不知开口说什么,到现在,还能说什么呢?自己也没有找到方法,更不可能劝他们停手。

况且。

自己的声音也传达不过去了啊……

那么不管怎么说,还是道一声。

谢谢。

 

“恩人大人。”嗯?自己想事情入神出现幻听了?

“恩人大人。”不对,很真实的声音啊。

“恩人大人!”

“谁?”

胧循声转身,看到一个短发少女站在身后不远处,像是叫自己的样子。

“您可算有反应了,看来是在想事情呢。”

短发少女看自己有了回应,笑着回话。

“你是谁?而且看得到我?”

“嗯。我可是特意来接恩人大人您的。”

 

02

太阳已经西下到远处山头,就漏出那一丁点儿脑袋。余下的橙光和黑色的阴影交错在一起,整个逆光的状态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温暖,余温只是在催促村民赶紧回家,快快褪去这一路上落叶和鸦声的凉意。

就在这逆光中,有个小小的影子靠在残缺的栅栏上一动不动,偶尔有阵带余温的风吹过,带动了几丝长发和微微颤抖了下的身体,才感觉到那是一个活物。

“今天的风变得更凉了,看来要入深秋了啊。”影子终于在太阳完全落山后再次动了动身子,抵抗了下吹来的凉意。

这地方几乎不会有人过来,或者说不敢有人来。因为要是你出于好奇靠近这个影子,一眼就能发现她身上缠绕着锁链,根根连接到了土里,明明就很瘦小的身子,在锁链的缠绕下,显得更加脆弱。但你若是产生怜悯想要靠近给她松绑,想必在看清她胸口后一定会回头就跑。因为她的胸口已经开了个大洞,褪下的肉没有完全掉落,还有三分之一的肉连在身体上,而这块肉的前端正是连着这些缠绕她的锁链,让人看得不寒而栗。

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更不知道为何她被捆绑成这个样子。起初还有人请了医生想要帮忙割除一小部分肉,让她脱离着困境,但请来的医生却只停留片刻后立马离开了。他说太恐怖了,刀片还没有下去,自己就被锁链缠住,差点挣脱不出来。她肯定不是人类,不要靠近,千万不要靠近。

村民就在这之后无人敢再踏入这个区域,这片小树林的道路明显远离了这个地方,夜晚赶路的人更加是加快着脚步离去。不知不觉,女孩胸口的洞已经扯开了三分之二的大小。

“还有三分之一啊,是不是这三分之一也完全掉落了,我就能解放了呢?”女孩又发出了一声叹息,挪动了下僵住的身体,让自己靠在栅栏上。

她已经忘了时间过了多久,只是作为地缚灵一直等待着死神来解脱她。

是的,她知道自己是地缚灵,也清楚自己其实已经死去,而杀了她的凶手正是她自己。她是自杀的。

战乱纷争的年代,粮食已经很是稀缺,为了不再给家中增加口粮的负担,15岁的她就早早答应了嫁给一户有钱权的大户人家,数目不小的聘礼解决了父母和哥哥的食住问题。其他人都以为命好的她嫁给了一个出手这么大方的大户人家,以后肯定也是倍加受宠爱。但她自己心里清楚,她要被嫁到天人手里,或者说,变成天人手里玩物一般的地球人,所谓大户人家,不过是为了让自家的闺女逃离魔爪。

所以就在天人的飞船落下的一刹那,她将手中的匕首直直插入了胸口。

刀刃刺入后,她迎来了解脱般的疼痛,和沉沉睡意,终于在一片黑暗中倒下了身体。但这一切太真实,就好像自己仍有清晰的思维般,就在持续不久的黑暗里又睁开了眼睛。

没错,就是此地,她成了地缚灵。

自杀前的所有记忆都清晰的存在脑海里,本想逃避这一切却讽刺得被束缚在了这个世界上,而且还能被生人看见,被害怕,被唾弃。这就是对逃避世界的我的惩罚吗?她不止一次这样想。

 

03

她以为自己会一直独自等待到锁链脱落的那一天,但却被一个异装打扮的人打破了孤独。

正是在她感叹深秋将至之后,那个人就出现了。穿着像忍者一样的衣服,带着个斗笠,应该是第一次到这里所以没有避开她所在的区域,直接穿过了离她最近的道。虽然没有向她走来,但十来天没有见到人类的她,还是略感亲切,不禁开始猜想他远道而来做什么,一个人走会不会害怕,要不要张口喊住他吓他一下。

算了吧,自己一个死人,何必给自己找什么期盼,反正也是快结束这一切了。

就在她思索间,那个人已经消失在了视线里,女孩儿也放弃思考,继续靠在栅栏上等待着解脱的一刻。

差不多第二天的同一时间,那个人又出现在了去时的方向,不变的装束再次走来。正在暗示自己不能被生人打扰“死后生活”的她,突然被靠近的脚步声惊起。

“你怎么被锁在这里?”

“……”女孩儿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就这样与自己搭了话,一时不知是要遮掩一下胸口的大洞还是回答自己其实已经死了。哪个回应都会吓到他吧?

“这个洞?你是不死者吗?”

咦?他怎么不怕?不亏是穿武斗服的人,是常与生死打交道的人吧。

“不,我是地缚灵。”

“死人?”

“对。”她沉默了一会儿,见对方没说话,也没有被吓走的意思,就又接着说:“你不怕我呢,这么久了,你还是第一个敢直视我的人。”

“或许是因为我也不是人吧。”

“咦?”

“这个你先帮我拿着,两天后我来取。”

“咦??为什么??”

然而又是风声回复了她,那个人已经走了。

之前还想着要不要吓唬他一下,这可倒好,被吓到的反而是我??这让我一个地缚灵的脸往哪儿搁啊!

之后两天是女孩儿作为地缚灵思维最丰富的两天:他不是人那是谁?这包裹里是啥?会不会是啥赃物直接把我这里当垃圾场了?他要是不回来我是不是可以满足下我解脱前最后的好奇心,打开那个包袱?他好高啊!他黑眼圈好重啊!突然就消失他身手应该不错吧!要是没有黑眼圈样子也蛮帅的啊……咦???思维跑偏了啊喂!

 

04

沙沙沙。

她回过头向声响地望去,不出所料地对上了那个奇怪的人的目光,相较于两天前,少了个斗笠,身上衣服也破了一点,但没有看出血迹。

“你可算回来了。”女孩儿首先出了声,调整了下不顾形象的盘腿坐姿,直起来身子。又拿起身边被寄放的包袱,不满地提起来,“快拿走你这个东西!”

“看起来你也没有打开过,挺完整的。”

“哈?我干嘛要打开你这个包袱,第一次见面就让人帮忙看管,我都没说什么,你还用这种怀疑的态度吗?!”女孩儿被这一句话激起了情绪。本来这几天就因为这个包袱惹得她产生好多人类的感情,被打扰了死后生活的明明是她,怎么还变成被怀疑的对象!

“地缚灵是没有人类的好奇心?”

“……”这回女孩儿不再顾及他只是个见过三次的奇怪的陌生人,直接把手里的包袱砸了过去,“还问我有没有人类的好奇心?好歹我也是带着活着时候的记忆的地缚灵啊,这么遵守人类道德的地缚灵你好意思问吗!而且,我是个地缚灵啊!地缚灵你明白吗?!在没法自由动弹的状态还要防着你的包袱被别的动物叼走或者咬坏,再多一天我说不定就要因为乱动而提早成佛啊!”

女孩儿瞪着他,同时不满地指着胸口的大洞,果然快要完全脱落了。

“提早成佛不是很好吗?比起在这儿被排挤,还不如快去该去的地方。”

“你!算了,反正你说的也对,不久我也能解脱了吧!”她不开心地重新靠回栅栏,低头开始盯着胸口快要完整的洞。

其实就在这个奇怪的人出现之后,她开始对死后生活有了期待。曾经想要快些结束束缚而忍痛使劲拉扯锁链的她,现在连动一下都小心翼翼,以防仅剩的那一小块肉直接掉落下来。或许这是留下来的人类好奇心所致?更精确一点应该是留下来的本能求生欲吧?

对面的人见她是真的生气了,也没有多说什么,从包袱里拿出了一个饭团,递给她。

“你会不会饿?饭团有防腐处理,不会坏。”

“都说了我是地缚灵,怎么会……饿……”女孩儿抬起头想要通过怒视表达自己还在不开心而且不饿,但就在见到饭团的一刹那,她已经死去的大脑竟然传来一丝信号:好像很好吃的样子,生前饥一顿饱一顿,死后的近两礼拜竟然又出现这个感觉。

“那就当尝试下有没有味觉。”说完就把饭团直接塞进了她的手里,自己也拿出来一个坐在一旁吃了起来。

“好……好吧,试试看。”还好还好,这个奇怪的人还真善解人意,给我台阶下。

“你自己做的?”

“恩。”

“挺好吃的。”

“还有多,自己拿。”

“……哦。”

 

享受完死后的第一餐,女孩儿也放下了之前的怒气,和身边人聊起了地缚灵的事。

“看来地缚灵也会饿的。”

“我也第一次知道,这是我差不多10天以来第一次想要吃东西。”

“连着你的这个锁链,完全解开后会怎么样?”

“我也不清楚,不管是好是坏,我就顺着等下去好了。”

“啊,不管是好是坏,就顺着等下去吧……”

身边的人用着一种略黯然的语气,重复了她的话,好像是在对他自己说,又好像是在重复着他认识的某个人说过的话。

“恩……我叫铃,你就当认识了个幽灵朋友好了。”

“朋友?”

“怎么了?啊,要是不喜欢这么说,没关系,我也只是想谢谢你的饭团,直接说是朋友也的确……”

“胧。”他直接用自己的名字打断了女孩儿的话。

“呃……那个,胧,谢谢你的饭团!”又又又一次地善解人意啊,看来穿武斗服的人,也不都是心狠手辣啊。

“不用。”说着,他也起身向树林外侧走去。铃看着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后话的背影,也就不再言语什么。对啊,这种时候好像也没法说啥道别的话,总不能说再见吧,谁会喜欢一个死人对他说再见。

 

05

然而第二天的中午,那个人,胧,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原来锁链掉落速度还真挺慢的,昨天看起来要断开的样子,今天看你还是活蹦乱跳。”

“这幅样子能用‘活蹦乱跳’来形容吗?”

这次胧没有着急走,而是和昨天一样坐下来分享着带来的饭团,顺便聊起了地缚灵的琐事。“还真是个健谈的杀手呢!”这句话是对已经坐在一起讲话到中午的胧的评价。“我还以为杀手都应该是面冷心狠话少的样子。”

“哦?你不认为我是这样的?”

“至少我现在不认为。”他的回话里带着的音,让她突然又感觉刚刚的话是不是轻视了他的能力,让他觉得不爽了,于是又加了一句,“不过你肯定是个高手没错了,每次都来无影去无踪的。”

之后对方又没了回应,只是直盯着没几朵云的天空。那副沉默着思考事情的样子,让铃不自觉地又问出了想了好久的问题。

“你好像对我的事挺在意的,不,更像是在通过我去了解什么似的。是有什么你认识的人变成了地缚灵吗?”

还是没有回应。

或许这是个还不能谈的事情吧?铃没有再继续问,也没有露出什么低落的表情,和旁边的人一样,开始发呆看着天空。

就在铃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身边传来了回应。

“你和他很像,明明想要逃开命运,却被嘲讽地束缚在这个世界,明明想要融入人类,却被无法逃开冷眼与唾弃。但你和他又不同,他没有可以肉眼看到的希望,只是一直在永恒的时间寻找静止的方法,一遍又一遍,无论换了多少身份,他还是他,强大到令人不敢直视的存在,却也孤单到无人能理解。”

“你这不是很理解他吗?”铃因为对方的回应困意全无,跟着对方的描述想象着这会是什么人能背负着永恒的时间去对抗这个世界,或者说更像是对抗着自己。“虽然不是很清楚你说的情况,但我想他身边有你这样理解他的人在,一定可以露出最真实的笑容的。啊,我真是自说自话,明明不知道他喜不喜欢笑,抱歉抱歉。”

铃尴尬地笑着,身旁的人又沉默了一会儿,说出了这次对话的结束语:“这样啊,果然那时候的笑容是真实的吧。”

之后,胧便离开了这里,而铃还在想着胧口中的他,那个跟自己对抗的人,其实让她很佩服,当初的自己选择了逃避,事到如今,还来得及反抗吗?

或许要等到这锁链断开的一刻才能揭晓吧。

 

06

“好饿。”以前不需要睡眠的铃,在上次吃了饭团之后就逐渐开始变得疲倦,明明才傍晚时分,就入了睡。可过了没多久,她就被胃里的饿意闹醒,同时祈祷着明天那人可一定要再来送个饭团。

啊,饭团一个可不够,最好有个五六个。天呐,我什么时候这么大胃口了?可是五六个好像也不够,要是能把他吃了就够了吧?……不对!我在想什么?!吃饭团啊!

“咕……”

好饿,好饿,好饿啊。

铃捂住了胃,但这空虚的感觉好像不是完全来自胃。她觉得自己全身都没有安全感,心里空得很,很想吃,很渴望填满这心里空虚的感觉,渴望到想吃掉整个人,或者说灵魂。

她痛苦地抱紧自己,锁链在她的颤抖中卡拉卡拉作响,胸口的锁链更是被完全扯住,仅剩的那一点皮肉正可怜的被撕开。

“啊啊啊啊啊!!!”

铃的叫声划过了刚出现星星的夜空,痛苦的叫声几乎变成了嘶吼,远处听来就像有一只饥饿的猛兽在威慑猎物。

“我好饿……我要吃……给我血肉!”

不,不对,我是人,我不想伤害同类。

“你早就死了,你被人类欺负,被人类抛弃,复仇,复仇去!”

是啊,吃了那些欺负过我的人,我就不再弱小了。

“没错,吃了他们,吃了那些接近你的人。”

吃了他们,好,吃了……那些接近我的人……

[饭团自己做的?

恩。

很好吃。

还有多,自己拿。

哦。]

……不对,不是所有人都是敌人。

“你不是人类了,你要……”

“闭嘴!!!”铃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但那个声音却一直萦绕在脑中,惹得她更痛苦地挣着锁链,全然顾不上胸口撕拉皮肉的痛。

“闭嘴!闭嘴!让我自己做选择!让我自己……啊啊啊啊!”

咔!

胸口的锁链总算断开了,同时胸口的洞也成了形,黑色的血在湍湍地流着,奇怪的是她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血液流淌过的地方很温暖,之前那股强烈的食欲也在这温暖中,渐渐消失。

“这是?”

在这种怪异的感觉下,铃不敢乱动,保持着跪地的姿势,胸口的黑色血液渐渐变得像布片一样,开始包裹全身,直到把原来的白色里衬完全覆盖成了黑色的和服才停止。她尝试着动了动,没有问题,于是直接站了起来。突然少了锁链的拖累,她不习惯的蹦跶了两下,体验了一把变成地缚灵后,从未有过的高度。

脑袋里的声音没有了,饥饿感虽然还在,但至少是对一般食物的食欲,之前那疯狂的混乱状态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消失匿迹,周围只有蛐蛐在时不时叫唤一声。

还好自己离村子还有段距离,不然那种痛苦的叫喊,在还没脱离锁链之前,就要被乱箭射死了。

“我竟然会觉得感谢他们没有叫武士来把我收拾了,这是脱离锁链后的另一个变化吗?”铃自己吐槽着心中突然窜出来的想法,然后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突然而来的自由,让她没了方向,没想到解开锁链后是这样的结果,那要是当时从了脑袋里的声音,那现在自己不会是已经开始到处吃人了吧?呵呵,不会不会,活了这么多年也没听说过到处吃人的怪物嘛。咦,倒好像听说过有个食尸鬼的银毛小孩儿?

“算了,还是在这里等胧过来吧,他应该也对这个变化感兴趣,或许还能帮帮那个他担忧的人。”

铃再次坐在了同样的位置上,不同于之前的束缚,这回她终于有了一次自由又安心的睡眠。

 

07

“沙沙沙”

草摩擦的声音渐渐传来,铃稍微动了动,直到耳边传来男人的声音,她才逐渐从熟睡中清醒过来,带着点凉意的晨光透进了瞳中,同时不自觉得抻了个懒腰。

“你来了啊?”

“看来这是锁链解开了啊。”

“对啊,特意等你来,你不是对锁链解开后会怎么样很感兴趣吗?”铃抬头看着对方的脸,但却未得到对方的回应。

“恩?你在想什么?”

“看来你也是解脱了。”胧没搭理对面讲话的人,将手中的饭团放在了地上,便准备离开,没有抬眼看铃。

“等一下!你看不到我吗?喂!别走啊!”她着急的站起来去拉人,但却透过了身子,再一次认证了她心中的想法。

他真的看不到自己了,估计这世上的人都看不到自己了吧。

这样啊,原来还有第三个变化,这回真的是只剩孤独了吗?好吧,无论结果如何,还是……

“谢谢你。”

还未走远的人,突然回过头来,目光像是在确认什么,但又在搜寻无果后转身离开了。

就在胧离开的方向,一只带着红色暗纹的黑色蝴蝶悠悠地飞来,停在了铃的指尖上。就在和黑色蝴蝶一起消失的时候,她想到。

或许,第三个变化并不是孤独。

 

胧,希望那个你牵挂的人剩下的也不是孤独。

 

08

“所以你就是那个地缚灵?”胧听女孩儿说了几年前相遇的事,想起来那个突然消失的地缚灵,看看眼前这个短发少女,穿着黑色和服,长相的确相似。“看起来你的变化还挺大的。”

“是吗?我自己感觉脸和身高都没怎么变。”

“不是说你的长相。”胧看了一眼少女腰间的佩刀,补充道,“看起来你变强了不少,至少不再是只会等待的幽灵了。”

“才不是幽灵呢!我现在可是死神哦!”铃特意扶正了腰间的刀,想要证明自己的身份,却被胧的一句疑问噎了回去。

“死神?那种夺人性命的人?”

“才不是,虽然我当时第一想法也是这样。死神是世界的平衡者,简单地说就是保护弱小的灵,清除邪恶的虚。想要成为死神可也是很不容易的。”

“这样吗?”

“对!”铃松了口气,重新调整了下表情,“真是的,本想特正式地带你去尸魂界,没想到还是激动了。”

“尸魂界?就是死后的世界吧?所有人都会去那里?”

“差不多,但这个时空和那个时空不是完全相通的,能去那边也是看缘分。”铃停了停,看胧若有所思的表情,又接着说,“虽然这样说现在听来挺怪的,不过如果你想让这个时空里的人变成灵后也去那边的话,那他可以和你一样,我会过来接的。我可是很开心能还你这个恩情的哦。”

“恩,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总说恩人恩情什么的,那是什么?”

“是你的到来,才让我没变成无心的虚,才有了现在这样的生活,所以我一直都想当面谢谢你的。”

“没什么,我也只是出于自己的好奇心。”

“你还是一样直接。走吧,你也不想就这样结束自己的记忆吧?看得出来你还有很多牵挂的事,要是留着这个世界里作为灵生活,什么都改变不了,所以先去尸魂界吧,以你身上流着的血,应该可以很快成为死神,那之后你再决定下一步。”

“恩?你怎么知道血的事?”

“来接你之前,稍微做了点功课,具体之后跟你说,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胧看着铃拔出刀,像用钥匙一样凭空开启了一扇门,虽然不知门对面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但若是真如铃所说,还有机会回到这里,如果可以的话,回到老师和后辈们的那边,那么这一次,他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好。”

END?

 

“所以你们这次又带回来了两个什么?上次带回来那一个卷毛一个矮子,还没入学就隔三差五打得掀翻了训练场,这回倒是带回来了一男一女,是怕打起来?”

“不是女人,是假发!啊不对,是桂!”

“啊哈哈哈哈,假发你的头发太让人误会了,啊哈哈哈哈。”

“校长,请您见谅,别看他们这样,可也都是剑术高手。您也不想被虚圈那边的实力超越过去吧,放心,还有剩下一个实力不凡的人接过来,我们私塾就,哦不,静灵庭就可以和虚圈新出现的破面制衡了。”

“你刚刚说私塾了吧?分明说了私塾吧!”

“校长,胧只是还没习惯这里的叫法,真的。”

“行了,铃,就这样,不能再多了。”

“可惜,那个妹子长得黑长直,身材又这么好,本来校花级的……”

“再破例一次也是不是不可以的。”

“谢校长大大!”

 

END??

 

“松阳大人,为何要在现世里建这样一个道场?虚圈里您的行宫都没有好好布置过。”

“没什么,只是为了继续一个承诺。”

 

真·END